便闪婚了

2016-10-17 09:09

结婚时我就是带了个箱子去他家;现在离了,我不过是拖着箱子又回娘家而已。反正日子还长,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幸福。阿珊想。而阿勇也对这次闪婚闪离表现潇洒:当初结婚时,就是把单人床换成了双人床;现在离了,再换回来就行了。

再过两天就是光棍节,就在不少东莞的80后剩男剩女正在策划如何在当天脱光时,90后中已有人玩起了闪婚闪离。记者近日从市婚姻登记中心了解到,今年以来该中心已经出现了数宗90后离婚的案例。跟进了几宗90后离婚案例的社工告诉记者,90后离婚大都因为婚后未转变好角色,忽略了自己对家庭的责任;同时,父母也给了较多的婚姻自主权。

据市婚姻登记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,今年以来的确开始出现90后离婚的现象,前来登记离婚的人群以35~45岁为主,90后离婚的不多,有几宗。对此该负责人解释说,这是因为,男方即便是1990年出生,今年也才刚刚到合法结婚年龄。

据介绍,已办理离婚的几对90后,结婚时间多则半年,最短的不过才3个月。

为什么刚到适婚年龄的90后们闪婚后又闪离?我跟进的3例个案相似度很高,离婚多因为双方角色未很好地转变。这名社工分析说,90后双方在拍拖中的角色是以个体为主,但是进入婚姻中他们却没有及时将身份转换为家庭的一分子,可能还顾着维系自己原有的交际网络而忽略了对家庭的责任。这样就很容易出现婚前期望与婚后现实的落差,导致他们坚决离婚,追求更大的幸福。

由于双方没有小孩,而且因为结婚时间短,也没什么经济基础,不存在共同财产分割问题。所以离婚协议再简单不过,两人就这样闪离了。

驻点市婚姻登记中心服务的一名叶姓社工告诉记者,由于90后接受新生事物能力强,愿意社工介入,也愿意向社工倾诉。仅她手头上,目前就正在跟进3例90后离婚的个案。

阿勇性格偏内向,结了婚后有了家,下班后或放假时就爱宅在家里。但是阿珊却依然每晚和同事、朋友出去吃饭、唱k,和结婚前没两样。每次阿勇抱怨,阿珊总是说:工作上的交际应酬是免不了的,不应酬不工作,以后你赚钱养我啊?

另外,90后离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,来自家长的阻力小了很多。该社工说,现在父母支持儿女离婚的趋势有所上升,现如今的家长思想比较开明,最关心的是儿女是否幸福,因此在婚姻问题上给予了儿女很多自主选择的权利。( 文/记者黄江洁、陈臣、钟达文)

1991年出生的阿珊和1988年出生的阿勇(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均为化名)再次走进婚姻登记处时,距离第一次去仅隔了4个月。不同的是,上一次双方是幸福地拖着手去结婚,而这次,则是去登记离婚。不过,比起以往在家里的相互抱怨和指责,这次双方都显得比较平静。

然而,这还不是最大的矛盾所在。由于阿勇家境较好,从小都不怎么做家务,也不喜欢做家务,而阿珊又时常有饭局,所以婚后的日子,家里常常是饭没人做,地没人拖,甚至洗衣机洗好的衣服都忘了去晾为此,阿勇总是抱怨说阿珊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,回家连口热饭都没有,家里脏得像狗窝。

这是新婚磨合期,并非90后特有的,所有新婚夫妇都会经历。但很多人可以很快地度过磨合期。过不去,就很可能面临离婚的下场。对此,市婚姻登记中心相关负责人分析指出。

但另一方面,阿珊也觉得委屈,这都什么年代了,你还大男子主义啊,婚前你不是这样的,说好要呵护我的。两人就这样三天两头地争吵,有几次甚至摔东西动拳脚,婚姻也渐渐地走到了尽头。终于在两个月后,阿勇决定向阿珊提出协议离婚,阿珊也爽快地答应了。

今年年初,21岁的阿珊结识了24岁的阿勇,两人相恋才2个多月,便闪婚了。婚房是阿勇家里买的。然而,婚后生活却让双方慢慢对彼此失望。

不过,这还仅仅是前往婚姻登记中心和平离婚的数字,不包括那些因为财产分割、子女抚养问题向法院起诉离婚的90后。而根据记者目前掌握的情况,东莞的各个基层法院也已经接到了一些至少其中一方为90后的离婚案件,其中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至少接到了三宗,而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也有一宗。据介绍,这些案件均还在审理,均尚未结案。